丹纽尔·豪斯

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绝不存在官方及代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受骗。详情

丹纽尔·豪斯(Danuel House),1993年6月7日出生于(Sugar Land, Texas),美国职业篮球运动员,司职得分后卫小前锋,效力于NBA休斯顿火箭队。

2016年NBA选秀,丹纽尔·豪斯落选。2016年7月16日,被华盛顿奇才队签下,之后效力于金州勇士队菲尼克斯太阳队休斯顿火箭队。

2014年,丹纽尔·豪斯转学至德克萨斯农工大学(Texas A&M)。

2015-16赛季,丹纽尔·豪斯代表德克萨斯农工大学出战NCAA联赛,场均得到15.6分、4.8篮板和2.1助攻。

2016年6月24日,华盛顿奇才队和丹纽尔·豪斯达成签约协议。7月16日,双方正式签约。合同为期两年价值145万美元。

2016-17赛季,丹纽尔·豪斯代表奇才队出场1次,出场1分钟得到1篮板。

2017年12月10日,菲尼克斯太阳队官方宣布签下丹纽尔·豪斯。当日太阳队101-104负于圣安东尼奥马刺队,丹纽尔·豪斯出场11分钟,得到2分和1篮板,完成加盟太阳队后首秀。

2018年3月31日,太阳队103-104负于火箭队,丹纽尔·豪斯出场25分钟,得到5分和8篮板,刷新个人职业生涯单场篮板新高。

2017-18赛季,丹纽尔·豪斯代表太阳队队出场23次次,场均出场17.5分钟,得到6.6分、3.3篮板和1.1助攻。

2018年11月27日,休斯顿火箭队官方宣布从发展联盟附属球队奥格兰德河谷毒蛇队将前锋丹纽尔·豪斯召至队中并签约。

2019年3月14日,火箭队官方宣布将丹纽尔·豪斯的双向合同转换为正式合同。

2018-19赛季,丹纽尔·豪斯代表火箭队出场39次,场均出场25.1分钟,得到9.4分、3.6篮板和1助攻。

2019年7月18日,火箭队官方宣布以3年1110万美元的合同续约丹纽尔·豪斯。

丹纽尔·豪斯一直都贡献着相当棒的表现,他非常全能,当P.J.塔克陷入犯规麻烦时,他就可以去打大前锋,他也可以打小前锋,他是我们打法中一个非常有价值的部分。

丹纽尔·豪斯是一名身体劲爆的锋线侧翼,有着稳定的三分远射和积极的防守。

豪斯起伏极大的根本原因浮出水面 三因素打乱豪斯节奏

北京时间1月9日,火箭在客场以122:115战胜老鹰队,火箭迎来3连胜,老鹰遭遇2连败,全联盟实力极为悬殊的两支球队,以这样大开大合的方式完成比赛,让人意外不已。

本场比赛,火箭核心威少选择轮休,哈登单核带队,哈登在第一节和后三节表现两极分化的情况下,火箭其他球员均在不同方面支援哈登,在各个方面均有正面表现,除了哈尔滕施泰因仅仅只得到4分钟的出场时间,其他所有球员中,表现最不好的非丹纽尔·豪斯莫属。

本场比赛,豪斯代表火箭出场37分钟,投篮6投2中,三分2投0中,罚球2罚0中,得到4分2篮板2助攻1抢断1盖帽1犯规1失误,在场的正负值为-4.

本赛季,豪斯代表火箭出场30场比赛,其中28场比赛先发,场均31分钟得到10.8分3.9篮板1.3助攻1抢断,投篮命中率为43.1%,三分命中率为37.5%,罚球命中率为72.9%

其中赛季前20场比赛,豪斯的三分命中率一度达到42%,成为全队三分命中率第二高的球员,但是最近10场比赛,豪斯的三分命中率只有33.9%,最近15场比赛,豪斯的三分命中率为30.7%,豪斯从赛季初火箭最依仗的三分投手,变得到目前为止,球队三分最不准的球员之一。

从豪斯的得分来看,本赛季有两段时间,豪斯的得分在这个区间以内非常低,低于自己的赛季平均,这两个时间段分别是北京时间12月12日到12月17日,以及北京时间1月1日到1月9日,这两个时间段非常有意思,前一个时间段是火箭队本赛季赛程密度最高的一段时间,第二个时间段是火箭本赛季密度最低的一段时间,在这两种非常极端的条件下,豪斯的表现都不尽如人意。

从豪斯的三分命中个数而言,当火箭遭遇弱队,豪斯的三分命中率远远不如当火箭遭遇强队,豪斯的三分命中率,说明豪斯面对强队更专注一些,从大的样本来看,豪斯的投篮效率面对对手的强弱似乎有一定的差距。

从火箭的胜负状态来看,在近一个月,当火箭输球的比赛中,豪斯的三分命中个数和三分命中率要明显好于火箭赢球的比赛,至少在最近一个月,火箭输球的比赛,豪斯每场都有三分命中。

这一系列的数据以及现象来看,豪斯的竞技状态与赛程的强弱,与对手的强弱以及球队的竞技状态有直接的强关系,在赛程的密度而言,豪斯的竞技状态是正常现象,但是面对的对手,豪斯的重视程度至关重要,更重要的是豪斯状态与球队胜负在某种程度上居然成反比,从这方面而言,豪斯需要端正态度,调整竞技状态,才能改善目前的困境。

在经济刺激计划准备好之前豪斯不会回来的

众议院领袖周四宣布,国会议员将不必回到华盛顿,直到下一个针对冠状病毒大流行的刺激方案准备好进行表决,这是限制国会议员接触该病毒的努力的一部分。

J.Scott AppleWhite/AP照片众议院多数党领袖Steny Hoyer。众议院多数党领袖霍耶(Steny Hoyer)告诉议员,他将“调整”众议院的时间表,以减少在国会的时间,并阻止病毒在议员中的传播–其中至少有两名议员的冠状病毒检测呈阳性。

霍耶在致的一封信中表示:“我的意图是,在我们能够就第三项紧急立法进行表决之前,众议院不会重返国会,以应对这场危机的经济影响。”

领导人还希望安抚那些对病毒在国会山蔓延越来越担忧的议员,并担心如果数百名议员被迫挤在一个房间里,情况可能会恶化。

霍耶证实,众议院将“调整我们的投票程序”,以遵守联邦卫生机构的指导。联邦卫生机构已强烈警告所有50人以上的集会。已经考虑了一些想法,比如延长投票时间,以限制议员人数。

这位马里兰州人没有提到允许议员在各自选区远程投票的可能性,在疫情迅速加剧的情况下,这一想法稳步获得了支持–尤其是在西海岸议员中。

霍耶说:“我和许多议员一样,对任何时候众议院的议员人数表示关注。”“目前尚未就这些改变做出任何决定,但我们将讨论所有方案。”

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NancyPelosi)在过去的会议上私下否认了在国会之外投票的想法,众议院共和党领导人也是如此,尽管国会议员和助手们都承认,局势是不稳定的。

在过去12个小时里,允许远程投票的努力得到了扩大,两名议员–马里奥迪亚斯-巴拉特(R-Fla)–进行了投票。和本麦克亚当斯(D-犹他州)-每个检测阳性的COVID-19,由冠状病毒引起的疾病.

近20多名成员在可能暴露于病毒后决定自我隔离,其中包括几名曾与迪亚斯-巴拉特和麦克亚当斯有过密切接触的人,他们在周五离开众议院休息之前,在地板上或各种集会上与迪亚斯-巴拉特和麦克亚当斯进行了密切接触。

但甚至在这两名议员被确诊之前,众议院议员和工作人员对病毒在国会山传播的必然性日益感到焦虑。几名工作人员已经在两院测试呈阳性。

波特在Twitter上写道:“当涉及到社会距离和公共卫生最佳实践时,国会应该是一个例子,而不是一个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