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腊科林斯地区发生森林火灾 当地出动4架直升机参与灭火

天气网讯,据希腊媒体消息,由于持续高温炎热的天气,当地时间9月4日凌晨,位于希腊科林斯地区发生森林火灾,火势仍在蔓延仍未得到有效控制。当地政府派遣88名消防员,23辆消防车,3架飞机和4架直升机参与灭火工作。

据希腊《中希时报》报道,当地时间9月4日凌晨,希腊科林斯地区发生森林火灾。尽管当局已紧急采取消防措施,但由于大风和干燥,火势仍在蔓延,多处定居点被组织撤离。

就在希腊公民保护部发布火险警示后的仅仅几小时,当地时间4日凌晨3点左右,科林斯Agios Vlasis地区发生了山火。发现火情后,科林斯市立即动员了43名消防员,其中包括15辆消防车和2队步行消防员。由于火借风势继续肆虐,日出后消防队伍增加至88名消防员,23辆消防车,3架飞机和4架直升机。

科林斯市市长瓦西里斯·纳诺波洛斯(Vassilis Nanopoulos)对媒体表示,由于该地正处于强风天气,为了将火灾的损失降到最低,已提前疏散了Ilios,Elvetika,Korfos三处定居点的居民和Agia Marina修道院的人员。他表示,这一地区普遍都能对火灾进行迅速的反应,也做好了具体的抗灾计划。

消防部门表示,根据消防局局长科罗库里斯(Stefanos Kolokouris)中将的命令,科林斯安全局和纵火案管理局联合小组将前往科林斯索菲科,调查起火的原因。

2019年7月,科林斯的Kechries地区也曾发生过一起严重的火灾,烧毁了许多房屋和32000英亩的森林,造成了巨大的破坏。

此外,希腊Kolokythas的Ilia草原地区也发生了火灾,烧毁了大量的芦苇和棉绒作物,消防部门称,火势已部分受控。

开拓者 利空 扎克·科林斯踝伤球季报销

想拚「老八传奇」利空 扎克·科林斯踝伤球季报销。首战扳倒湖人,开拓者一度制造惊奇,但原本被视为球队固定轮替内的年轻长人扎克·科林斯,在前两战缺阵后,今天确定进行手术治疗左踝伤势,本季报销,也让开拓者确定缺少战力。

首战靠王牌后卫达米恩·利拉德在第四节逆转战局,开拓者以西区第八种子身份爆冷赏了龙头湖人一巴掌,但是若想「下克上」演出翻盘,开拓者的前途步步艰辛,原本球团极力栽培的年轻长人扎克·科林斯先是在季后赛连续两场因左脚踝伤势缺阵,今天又有消息指出他将会直接接受手术,等于提前宣告球季报销,开拓者也确定在接下来的季后赛旅程都会缺少科林斯的助力。

科林斯就读冈查加大学,2017年曾跟着学校一同闯进NCAA锦标赛决赛才不敌北卡大,科林斯在念完大一后弃学投入选秀并在首轮第10顺位中选,透过选秀权的交易加入开拓者,2019年因为开拓者主战中锋尤素夫·努尔基奇在季末碰上左脚开放性骨折的重伤,让开拓者在禁区顿失依靠,科林斯因而得到一些出赛机会,表现不俗的他也让教练团颇为满意,因此本季前几经交易后,等于确定科林斯将在本季以先发姿态登场,成了球团重点培养的未来战力。

本季开拓者开幕战对金块,科林斯的确被教练钦点为先发,但只不过打到第三场比赛,科林斯就在比赛中撞伤左肩,造成左肩脱臼,这一休就是四个月,等到原本预定的归队时间将近时,又碰上新型冠状病毒(武汉肺炎)疫情造成NBA停赛,因此科林斯就除了开季三场外,一路休息至NBA复赛。

复赛后的开拓者努力竞争季后赛门票,归队的科林斯也场场先发,虽表现只能说平平,很明显长期休赛对于他的球感与团队磨合都造成影响,但至少开拓者还是在最后一刻抢下重要胜利,前进附加赛,只是在附加赛对灰熊时,科林斯只打了七分多钟,又扭到左脚踝而退场,进而让他在季后赛对湖人的前两战都缺阵,如今更决定直接动手术。一次左肩、一次左脚踝,科林斯原本是开拓者今年重要的年轻战力,却只能因为两次大伤而期待来年。

开拓者虽然拥有后场双枪,主战中锋努尔基奇又得利于复赛延后战线而得以归队贡献,但先是特雷沃·阿里扎不参与复赛,如今科林斯又报销,前场再缺一个战力,除了这两战顶替科林斯的韦尼恩-加布里埃尔以外,就只剩今年季初才和开拓者签约的卡梅隆·安东尼,与一直让开拓者球迷提心吊胆的马里奥·海佐尼亚,季后赛两战时常可看到开拓者摆出努尔基奇和哈桑·怀特塞德两个中锋同时上场的阵型,其实在防守上极其受限,虽然也的确能固守禁区,但放给湖人非常多外线空档,是湖人首战外线手感实在太糟,开拓者才抢下一胜,第二战湖人手感回温,结果就是早早扬长而去的大比分差。

阵前缺将的确是利空,但为了长远考虑,科林斯也只能放弃本季,对开拓者来说,势必也希望能替球员的未来打算,本季因伤兵问题才战绩下滑、需要靠复赛拚战才拿到最后一张季后赛入场券,虽然各界看好开拓者的实力不只如此,也只能等待下个球季再好好展现战力。

其他伤兵状况,开拓者后卫利拉德在第二战在防守时和湖人安东尼戴维斯接触导致左手无名指脱臼,但X光检查结果为阴性,目前消息是他不会因此错过第三战。右股四头肌拉伤的火箭后卫拉塞尔·威斯布鲁克虽然已经参与练球,但仍然决定明天的第三战不会出赛。另外今天只花了三节拿下大三元的小牛当家球星卢卡·东契因左脚伤势退场,仍须经过检查才确定状况,但能自己走回休息室,应该不至于太糟糕。

封面号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封面号平台的观点,与封面号立场无关,文责作者自负。如因文章内容、版权等问题,请联系封面新闻。

科林斯称新冠病毒检测反馈严重滞后

新华社华盛顿7月19日电(记者谭晶晶)美国疫情持续恶化,医疗系统和检测机构面临巨大压力。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院长弗朗西斯·科林斯19日表示,新冠病毒检测的平均反馈时间“滞后太多”,以致无法通过检测及时发现和隔离感染者。

科林斯表示,全美范围病毒检测结果反馈的时间太长,大大削弱了检测的价值。美国政府应加大新技术研发投入,以满足不断激增的检测需求。

美国知名临床诊断公司奎斯特诊疗近日发表声明说,全美新冠病毒检测需求量持续激增,使该公司检测结果反馈的速度下降,目前等待检测报告的平均时间为7天甚至更长。

18日,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发布一项“合并检测”的紧急使用授权,允许奎斯特诊疗利用其新冠病毒检测技术同时对多达4人的拭子混合样本进行检测,一旦合并样本检测结果呈阳性,将重新检测每个人的样本。这是美国首次批准对新冠病毒进行“合并检测”。

美食品和药物管理局局长斯蒂芬·哈恩表示,批准“合并检测”可提高检测效率,同时可节省病毒检测设备。

据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统计数据,截至美国东部时间19日晚,美国累计确诊病例超过376.2万例,累计死亡病例超过14万例。《华盛顿邮报》19日刊文指出,政治机能失调、公共卫生投资匮乏、仓促重启经济等因素导致美国近期疫情持续恶化。

努尔基奇、科林斯双塔归来能够为开拓者带来什么改变呢?

NBA复赛热身赛展开激烈对决,开拓者首场热身赛对阵东部第五的步行者,虽然最终以88-91落败,但好消息是两大内线努尔基奇和科林斯迎来复出。对于他们在竞争季后赛席位的情况下,无疑是锦上添花。他们的回归能够给球队带来巨大的变化,尤其是防守端。

根据伤病记录,努尔基奇在2019年3月下旬在对阵篮网的比赛中遭遇左腿胫骨腓骨骨折,手术后一直处于养伤状态,总共缺席76场比赛;而科林斯在2019年10月下旬对阵独行侠的比赛中遭遇肩部伤势,总共缺席63场比赛。两人可是休息养伤了一大段时间,而他们也是球队非常重要的内线球员,在他们缺阵的情况下,开拓者防守端接近崩溃的状况,仅有怀特塞德一人苦苦支撑着内线。

相信有关注开拓者比赛的球迷都知道,开赛以来,他们的防守是如同空气,就算是保持领先,也会被对方利用防守漏洞来完成得分,甚至是反超,这也是开拓者战绩下滑的原因之一。内线仅有怀特塞德支撑内线防守,安东尼的防守端的表现有目共睹,难以帮上忙,而后场双枪利拉德和CJ-麦科勒姆更加专注于得分,所以整支球队的防守体系都接近崩溃的状况。

如今得到努尔基奇和科林斯的回归,加上怀特塞德,开拓者得到三大内线镇守,防守能力得到不少的提升,由于阿里扎的缺席,安东尼也进行减重回归三号位上,有了防守,他可以更加注重进攻,大家都期待他的表现。双塔归来,开拓者晋级季后赛的概率可提升不少,为何这么说呢?

首先,双塔归来解决开拓者的首要问题——防守。斯托茨教练可以摆出科林斯加努尔基奇、科林斯加怀特塞德以及努尔基奇加怀特塞德的三大内线组合,尤其是努尔基奇加怀特塞德这套组合威慑力相当大,保证篮板球的同时,也能提供内线屏障,干扰对方的上篮。另外,无论是哪队组合,与后场双枪打挡拆战术都非常有利,战术上得到丰富化。

其次,双塔归来可以缓解人员短缺的情况。2019-20赛季开赛以来,除了努尔基奇和科林斯缺席,胡德同样是赛季报销,甚至利拉德也遭遇伤病缺席一些比赛,导致球队各方面都持续下滑。而随着他们回归,虽然阿里扎缺席,但是影响并不大,内线人员以及非常充足,安东尼可以回归3号位顶替阿里扎的位置,轮换阵容足够使用。

最后,双塔归来更加有利于利拉德的发挥。尤其是努尔基奇,众所周知18-19赛季,开拓者之所以打出优异的战绩,利拉德的功劳可不少,而他发挥出色的原因就是努尔基奇,为他提供超高质量的挡拆,有了高质量的掩护,剩下的事情利拉德轻而易举完成,突破终结,空位跳投终结,三分终结等等,把他的能力发挥到最大化。另外努尔基奇还有一手策应,帮助球队在战术上有了更多丰富性的打法,所以说他对于球队来说至关重要的。

随着热身赛开展,每一支球队将会进行3场热身赛,结束后正式开始8场常规赛。通过这三场热身赛,帮助科林斯和努尔基奇寻找状态。目前开拓者战绩为29胜37负,暂时排在西部第九位,如果双塔能够找回80%的状态,球队晋级季后赛有望了。

利拉德:科林斯是我们最好的防守人之一 他能从一防到五

直播吧7月28日讯 开拓者球星利拉德在近日接受NBC采访时谈到了复出的球队年轻锋线扎克-科林斯。

利拉德表示:“我认为不管他跟哪套阵容搭配,他的任务都是一样的。弩机和白边是不同类型的球员,所以对于扎克来说,跟他俩搭档时他有机会去做一些不同的事情,但在防守端,我觉得他是不用改变的。”

“扎克是我们最好的防守人之一,他可以从一号位换防到五号位。他是一个出色的篮板手,他很强硬。他可以挡拆和外切,不管他搭配的中锋是谁,对他来说需要改变的都不多。”利拉德说。

科林斯:身体感觉一切正常就像是根本没有做过手术一样

虎扑7月3日讯开拓者球员扎克-科林斯在今日接受了媒体采访,他谈到了多个方面。

谈到肩膀伤势恢复情况,科林斯说:“我在球场上感觉一切正常,就像是根本没有做过手术一样,我已经准备好了。”

谈到队友优素福-努尔基奇即将复出,科林斯说:“他看起来还是以前那个Nurk,他在场上能够做到很多事情,他是一位愿意分享球的球员,与他并肩作战很有趣。”

谈到迪士尼隔离复赛环境,科林斯表示他个人并不担心,因为他不属于高危人群,“整件事情都是有风险的,新冠病毒已经成为了每个人生活的一部分,但终归有一天,我们会重回往日生活,对吧?我认为这是朝着那个方向迈进的一步。”

谈到空场复赛转播声音可能会夹杂着球员的垃圾话,科林斯说:“这是我一直在考虑的事情,球场上的一些言语肯定不适合胆小鬼。我不会改变的,你可能会听到一些粗鲁的言语从我的嘴中说出来。”

科林斯表示,如果开拓者能够打进季后赛次轮或者更深入的阶段,他会考虑将家人带进迪士尼世界。

科林斯:身体感觉一切正常就像是根本没有做过手术一样_NBA新闻

7月3日讯开拓者球员扎克-科林斯在今日接受了媒体采访,他谈到了多个方面。

谈到肩膀伤势恢复情况,科林斯说:“我在球场上感觉一切正常,就像是根本没有做过手术一样,我已经准备好了。”

谈到队友优素福-努尔基奇即将复出,科林斯说:“他看起来还是以前那个Nurk,他在场上能够做到很多事情,他是一位愿意分享球的球员,与他并肩作战很有趣。”

谈到迪士尼隔离复赛环境,科林斯表示他个人并不担心,因为他不属于高危人群,“整件事情都是有风险的,新冠病毒已经成为了每个人生活的一部分,但终归有一天,我们会重回往日生活,对吧?我认为这是朝着那个方向迈进的一步。”

谈到空场复赛转播声音可能会夹杂着球员的垃圾话,科林斯说:“这是我一直在考虑的事情,球场上的一些言语肯定不适合胆小鬼。我不会改变的,你可能会听到一些粗鲁的言语从我的嘴中说出来。”

科林斯表示,如果开拓者能够打进季后赛次轮或者更深入的阶段,他会考虑将家人带进迪士尼世界。

科林斯(希腊地名)_百度百科

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绝不存在官方及代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受骗。详情

科林斯(Corinth)位于伯罗奔尼撒半岛的东北,临科林斯湾。是希腊本土和伯罗奔尼撒半岛的连接点。同时又是穿过萨罗尼科斯和科林西亚湾通向伊奥尼亚海的航海要道。不仅是贸易和交通要地,同时又是战略重地。 有旧科林斯和新科林斯之分,旧科林斯主要指希腊罗马时期的一个古希腊城邦,约在科林斯市的内陆8公里处。新科林斯则指的是科林斯市。

公元前3000~前2000年古希腊人即已定居科林斯,科林斯文化盛行。迈锡尼文明时代( 约前16世纪上半叶~前12世纪)已有科林斯城。公元前1000多年被多利亚人征服。

公元前8~前6世纪,科林斯不仅有发达的农业,而且过境贸易很兴旺。科林斯的陶器享有盛名,造船和航海业都有很大发展。当时,科林斯几乎独占了与西方的贸易,陶器、橄榄油、葡萄酒、金属器皿的输出全部要经过科林斯。科林斯先后建立了许多殖民地。公元前8世纪~前7世纪中期,巴希阿德斯家族把持城邦政权,实行贵族寡头统治 。希普塞卢斯(约前657~前627在位)推翻巴希阿德斯家族,建立了僭主统治。其子佩里安德尔当政时(约前627~前586),科林斯国势昌盛,约公元前581年,僭主政体被推翻,代之而起的是少数富人掌握政权的贵族政体。公元前6世纪后期,科林斯加入了伯罗奔尼撒同盟。

在希波战争的早期阶段,科林斯积极参加了温泉关、普拉蒂亚、萨拉米斯和米卡列战役 。公元前395 ~前387年 ,科林斯与阿尔戈斯忒拜雅典等城邦结盟,在波斯支持下进行了反对斯巴达科林斯战争。公元前338 年以后 ,基本上从属于马其顿。公元前196年罗马打败马其顿,宣布科林斯“独立”。公元前146年,科林斯为罗马所灭,居民大批沦为奴隶,城市被彻底摧毁。公元前46年G.J.凯撒重建科林斯,成为罗马治下的亚该亚行省的中心。

科林斯历史悠久,早在新石器时代这里已经有人生活。在青铜器时代这里可能已经有一座王宫。科林斯多次在希腊神话中出现:西绪福斯在此创立了运动会,伊阿宋在此离弃他的妻子米蒂亚,等等。

古代船只要经过科林斯地峡就得被在陆路上从地峡的一边拽到另一边,因此科林斯位于希腊的交通要道上。它是雅典、底比斯的最强大的竞争者。它也是阿芙罗狄忒的崇拜中心。科林斯在地中海沿岸建立了许多殖民地,包括锡拉库萨。在波斯战争中科林斯付出了巨大贡献。在伯罗奔尼撒战争中它与斯巴达联合对抗雅典。

前146年古罗马摧毁科林斯。前44年恺撒在这里重新建城。在罗马时代它是一座以其奢侈和昂贵的生活而著称的繁荣的商业城市。在城内罗马人、希腊人和犹太人共居。

科林斯的阿波罗神庙在圣经中科林斯也被多次提及,一般翻译成哥林多。圣经中有两卷使徒保罗写给哥林多教会的书信:哥林多前书哥林多后书,因而这个地名对于今天的基督徒都非常熟悉。

该城建于大约公元前6千年的新石器时代。按照神话,该城是由太阳神赫利俄斯的儿子科林托斯(Corinthos)所建立;其他神话则说由泰坦巨神俄刻阿诺斯的女儿、埃费拉(Ephyra)女神所建立,所以本城在古代亦称作“埃费拉”。有证据显示本城在公元前2千年被摧毁。

在迈锡尼时代末期多利亚人试图定居在科林斯。虽然第一次尝试以失败告终,他们在首领阿勒忒的指挥下从安蒂里奥(Antirio)沿科林斯湾卷土重来终于攻占了此地。

因此该地的古代名称如“Korinthos”来源于前希腊语言,即土著(Pelasgian)的语言;科林斯可能还是一个青铜时代迈锡尼的宫殿/城市,如同迈锡尼梯林斯皮洛斯一样。根据神话传说,西绪福斯是古代科林斯王族的创始者。

在随后的古典时期,科林斯市是财富上匹敌雅典底比斯的城邦,主要经济来源于地峡的贸易与交通。直到前6世纪中叶,科林斯一直是主要的黑像陶的出口地,产品销往全希腊各地。在它之后,雅典的陶器才占据了市场。科林斯卫城上的雄伟神庙是供奉阿芙罗狄忒。根据大多数资料,神庙内奉养了超过一千名庙妓,因此後世的基督徒都指科林斯是一个非常堕落的地方。这一位神庙到今时今日还矗立在科林斯,见证着往日的历史。此外,科林斯还是地峡运动会的主办地。

公元前7世纪,科林斯由僭主库普塞罗(约前657-627)和他的儿子佩里安德(约前627-585)统治时期,该城派遣殖民者建立许多新的殖民地,其中包括:埃庇达诺斯(Epidamnus,现代阿尔巴尼亚都拉斯)、叙拉古(意大利西西里岛东部)、安布拉基亚(Ambracia,今天的莱夫卡斯)、 科尔库拉(Corcyra,今科孚岛)和阿纳克托里翁(Anactorium,今亚克兴)。佩里安德还建立了阿波罗尼亚城(今阿尔巴尼亚的费里)和波提狄亚(Potidaea,在哈尔基季基半岛)。科林斯还是九个出资在古埃及建立殖民地瑙克拉提斯希腊城邦之一。该城建立于埃及第二十六王朝的法老普萨美提克一世在位期间,以促进希腊世界和埃及的贸易。

佩里安德希腊七贤之一。在他统治期间铸造了第一枚科林斯币。他是第一个试图打通地峡以建立科林斯人和萨洛尼卡湾(今天的塞萨洛尼基南部海域)的海路联系的人,由于当时的技术条件所限没有实现他的想法,不过他代以建造了一个石造陆上斜坡“Diolkos”。库普塞罗王朝的统治结束于佩里安德的侄子普萨美提库斯(Psammetichus),以亲希腊的埃及法老普萨美提克一世(见上)的名字命名。这段时期是科林斯城的黄金时代。

这一时期科林斯人发展了科林斯柱式——古典建筑在爱奥尼柱式和多立克柱式之后的第三种柱式。科林斯柱式是三种柱式中最复杂的,显示这个古代城邦积累的财富和奢侈的生活方式。多立克柱式体现斯巴达等多利亚人刻苦简单的生活方式,而秉承以雅典为代表的爱奥尼中庸哲学,在两者之间取得一个和谐的平衡。

有一句古代名言:Ou pantos plein es Korinthon(不是每个人都能去科林斯),说到该城昂贵的生活标准。该城以它爱神庙的妓女而闻名,为居住和旅行该城的富裕商人和有权势的官员提供服务。她们之中最著名的拉猗司(Lais)据说具有超凡的智慧和美貌,为得到她的眷顾需要支付天文数字的费用。

该城有两个主要港口,分别位于科林斯湾和萨罗尼科湾,分别服务地中海的西方和东方商路。勒凯翁(Lechaion)港位于科林斯湾,连接该城在西方的殖民地以及大希腊,而萨罗尼科湾的肯克瑞亚港主要服务于雅典、爱奥尼亚、塞浦路斯以及其余黎凡特地区。这些港口都有停泊庞大的战舰的船坞。

作为希波战争中的主要参战者,该城派遣了40艘战船在阿得曼托斯(Adeimantos)指挥下参加萨拉米海战,5000名装甲步兵穿着标志性的科林斯头盔参加了后继的普拉蒂亚战役(Plataea)。不过之后它经常成为雅典的敌人,同斯巴达结盟于伯罗奔尼撒同盟。前431年,引发伯罗奔尼撒战争的因素之一即为科林斯和雅典之间对于科林斯殖民地科尔库拉的争夺,源于两个城市在贸易上的传统敌对。

科林斯陶罐伯罗奔尼撒战争结束以后,斯巴达在伯罗奔尼撒同盟的昔日盟友科林斯和底比斯不满于斯巴达在同盟内的霸权,挑起了针对其的科林斯战争,进一步削弱了伯罗奔尼撒各城邦的力量。这最终导致了北方马其顿人的入侵,以及马其顿的菲利普二世掌控下成立的对抗波斯帝国的科林斯同盟。菲利普的儿子亚历山大大帝是希腊人的第一个将军。

卢西奥·穆米乌斯(Lucius Mummius Achaicus)率领的罗马军队在前146年的围攻后摧毁了科林斯,将所有男人屠于剑下,妇女儿童卖作奴隶,然后把整个城市付之一炬。他因而得到了Achaicus的称号,作为对亚该亚联盟的征服者(参见科林斯战役)。考古学发现,随后几年有一些居民定居在城市原址上,凯撒即于前44年被刺杀前不久重建该城作为Colonia laus Iulia Corinthiensis(荣耀的爱奥尼亚科林斯殖民地)。根据Appian,新的定居者都为来自于罗马的自由民。在罗马人统治下这里成为希腊南部或亚该亚的省会(使徒行传 18:12-16)。以其财富、奢侈和人民不道德的生活习惯著称,有大量罗马人、希腊人和犹太人混居。

使徒圣保罗第一次到达该城时(51年或52年),省长是迦流,哲学家辛尼加的兄弟。圣保罗居住这里18个月。在这里他和亚居拉和百基拉同住,在他离开不久后阿波罗斯从以弗所来。尽管他希望在访问马其顿之前第二次经过科林斯,当时的条件是缺少了提多(Titus),因此他转从特罗亚(Troas)到马其顿,可能之后他有机会途经科林斯作“第二次的恩典”(哥林多后书1:15),在那里停留了三个月(使徒行传 20:3)。

58年春天,圣保罗第二次来访,在这里写了《罗马书》。而他的《哥林多前书》反映了在这样一个大都市维持基督徒团体(教会)的困难。

该城在375年被一次地震摧毁,551年又重建。在亚拉里克入侵希腊期间,即395年—396年,科林斯是他洗劫的城市之一,将许多公民卖作奴隶。

拜占庭帝国查士丁尼一世统治期间,建造了从萨罗尼科湾到科林斯湾的巨大石墙,以保护该城和伯罗奔尼撒半岛不受北方蛮族的侵略。石墙大约10公里长,名为Examilion墙。这时科林斯是希腊省省会。

12世纪康尼努斯王朝统治期间,该城与西欧拉丁国家的丝绸贸易积累的财富,引来了西西里的罗杰一世统治下的西西里岛诺曼人的入侵,他们于1147年洗劫了这个城市。

1204年第四次十字军东征威列哈督因的杰弗里一世,同名著名历史学家的侄子,在君士坦丁堡之劫后分到了科林斯城,并被命为亚该亚大公。在1205年—1208年间,科林斯人在希腊将军列奥·斯古罗斯(Leo Sgouros)的带领下占据科林斯卫城顽强地反抗法兰克人的统治。法国骑士尚普利特的威廉领导十字军部队。1208年列奥·斯古罗斯从城墙上摔下而死,但科林斯人继续抵抗敌军到1210年。

抵抗运动被之后科林斯成为完整的公国,由威列哈督因王朝在位于Elis的首都Andravida统辖。科林斯是亚该亚北端同另一个十字军国家雅典公爵领边界上最重要的城市。

1458年,在君士坦丁堡陷落五年以后,土耳其奥斯曼帝国征服该城,并维持了长达400余年的统治。

希腊独立战争期间,1821-1830年该城被土耳其军队彻底摧毁。该城在1832年伦敦条约后正式被解放。1833年,科林斯以其历史声望和战略位置成为刚成立的希腊王国新首都的候选者。最后选出雅典(当时还是一个无名的村庄)成为首都。

今天的科林斯位于科林斯运河以西约4公里处。铁路和公路通过科林斯,此外它还有一个港口。1858年老城(古科林斯,今天是新城西南3km的小镇)被一次地震彻底摧毁,新科林斯城建在科林斯湾岸边。

科林斯是伯罗奔尼撒边缘继卡拉马塔之后的第二大城市(53,659居民,2001年)。1991年统计该城有28,071人口,2001年显示居民增长2,363人,达到30,434(+8,4%)。1981年和1991年两次人口统计显示科林斯是该国人口增长最快的城市之一。

(Dimos Korinthion),2001年有36,991人口。该市包括古科林斯(1,770居民),建造在科林斯卫城石山脚下,距离城市中心3公里;埃克萨米利亚镇(Examilia,1,547居民)和小居民点克希洛克利扎(Xylokeriza,777居民)以及索罗摩斯(Solomos,686居民)。

城市广场近旁有一个港口,在广场的北面。它服务于当地工农业,主要是货物出口业务。

科林斯是国家的一个主要工业枢纽,附近的主要工业品为铜线、石油制品、医疗器械、大理石、石膏、陶瓷片、矿泉水以及酿造品、肉制品以及树脂。2005年去工业化进程开始初露端倪,一家大型管道生产企业、一家纺织品厂以及一家肉类包装企业已经停止运营。

该城东北大约12公里有一家大型炼油厂,是地中海东部最大的设施之一,有人认为这属于雅典的城市范围。它被希腊国道8A以及一条双向3+1道的高速公路所环绕。

该城是一条新建的现代电气铁路的终点站,将它连接于雅典大都会区。这个建设可能会给该城带来经济和人口的显著增长。

约翰·科林斯

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绝不存在官方及代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受骗。详情

),1997年9月23日出生于莱顿(Layton,Utah),美国职业篮球员动员,司职大前锋,效力于。

2017年NBA选秀,约翰·科林斯在首轮第19位被亚特兰大老鹰队选中。

1997年9月23日,约翰·科林斯出生于犹他州莱顿市的一个军人家庭。科林斯的父亲在美国海军服役,母亲则在美国空军服役。因为特殊的家庭环境,科林斯从小就不断的搬家。3岁的时候,科林斯还跟随母亲在美国驻土耳其的空军基地生活过一段时间。10岁之后,科林斯搬到佛罗里达州居住,并进入了西棕榈滩的卡迪诺纽曼高中,代表校队参加比赛,曾三度当选球队年度最佳球员。

2016-17赛季,约翰·科林斯场均出场26.6分钟,得到19.2分、9.8个篮板和1.6个盖帽,投篮命中率为62.2%,罚球命中率74.5%,领跑分区得分榜,同时投篮命中率也是联盟最高。入选了全美第二阵容及大西洋海岸联盟最佳阵容一队,并当选大西洋海岸联盟(ACC)进步最快球员。他还曾连续四场打出得分篮板20+10的比赛,是自肖恩·巴蒂尔之后第一位在大西洋海岸联盟完成这一成就的球员。

2017年NBA选秀,约翰·科林斯在首轮第19顺位被亚特兰大老鹰队选中。

2017年7月,约翰·科林斯代表老鹰队参加了休斯敦火箭队的比赛中,约翰·科林斯代表老鹰队出战28分钟,得到8分、12篮板和4盖帽,刷新个人职业生涯单场盖帽新高。

2018年1月25日,在老鹰队93:108负于多伦多猛龙队的比赛中,约翰·科林斯代表老鹰队出战26分钟,得到13分、16篮板和4盖帽,刷新个人职业生涯单场篮板新高。

2017-18赛季,约翰·科林斯代表老鹰队出场74场,场均出场24分钟,可以得到10.5分、7.3篮板、1.3助攻和1.1盖帽。

2018年11月26日,在老鹰队124:123险胜夏洛特黄蜂队的比赛中。约翰·科林斯代表老鹰队出战30分钟,得到23分、11篮板和4助攻,刷新个人职业生涯单场得分新高。

2019年1月24日,在老鹰队121:101战胜芝加哥公牛队的比赛中,约翰·科林斯代表老鹰队出场29分钟,得到35分和8篮板,刷新个人职业生涯单场得分新高。

2018-19赛季,约翰·科林斯代表老鹰队出场61场,场均出场30分钟,可以得到19.5分、9.8篮板、2助攻和0.6盖帽。

约翰·科林斯是一位相对灵活的大个球员,在转换进攻中的表现突出,有着比较柔和的半截篮手感。科林斯球风彪悍,在篮板球争抢上,不畏惧身体对抗,位置感强,二次起跳的爆发力也很突出。科林斯对于比赛和训练专注、认真、低调、刻苦。除了高空作业和抢篮板,科林斯在进攻端的其他方面能提供的帮助相对较少。另外,科林斯的防守意识比较差,防守重心比较高,往往会被一步过掉。

约翰·科林斯属于运动型大前锋,在近篮筐处显得相当高效。跑跳能力出众,在进攻当中充满机动性,能够第一时间快下,成为快攻中的接应点,拿到球后只需要一、两步的调整就直接攻击篮筐。爆发力出众,能够接队友传球完成空中接力。科林斯的进攻范围主要集中在禁区之内,外线技术还很生涩;打球还不够聪明,技术相对粗糙。

约翰·科林斯是一个能量很高,移动出色的大个子,是高效的低位得分手,在进攻端和防守端都是出色的篮板手,有着不错的罚球,也是强硬的篮筐保护者;缺点是需要信任和利用自己的面筐技能,需要减少不必要的犯规,并需要改善防守基本功。(